上个月,我们的微博发了这么一条内容:

  简简单单一句话,却得到了网友们的热烈回应。大家纷纷表示要取关,因为实在太扎心了。

  如果让当代年轻人投个票,选出地球上最应该消失的生理现象,脱发一定榜上有名……

  实际上,令亿万少男少女焦虑不已的脱发,大多数属于「雄激素性脱发」。可恶的是,虽然名为雄脱,它却连女生也不放过。

  知己知彼,才能百战不殆。打响头发保卫战之前,我们先来了解一下「雄脱」这个罪魁祸首吧。

  雄激素性脱发(AGA)简称雄脱,是最常见的脱发类型,绝大多数的脱发都属于雄脱。

  雄脱的发病期很早,多始于青春期或青春后期。20~30 岁男性是重灾区,随着年龄的增长,雄脱发病率呈明显上升趋势。

  掐指一算,90 后,你们的头发还好吗?00 后也别得意,毕竟马上也要满 20 岁了……

  因为女性也会分泌雄激素,所以雄脱不会放过女性,但下手比较轻。我国男性雄脱患病率约为 21.3%,女性约为 6.0%[2]。也就是说,将近 2 亿中国人正在遭受雄脱的困扰。

  雄脱的归宿:

  男生地中海,女生圣诞树

  男性初期表现为额头两侧头发纤细、稀疏,额部发际线向后退缩,逐渐向头顶延伸,常常呈 M 形,或者 C、U 等形状。

  然后,额部与头顶的脱发可以互相融合,严重时会变成「地中海」。

  女性雄脱相对较轻,发际线一般不后移,但头顶和发际线之间的头发会变得稀疏和纤细,像「圣诞树」一样。

  被带坏的「雄」孩子:

  雄激素为何导致脱发?

  大家都知道雄激素是雄脱的关键因素。然而,几乎所有雄脱患者的雄激素水平都是正常的。

  事实上,雄激素只是为毛囊的萎缩和死亡提供了原料,「二氢睾酮」+「雄激素受体」引起的反应,才是导致毛囊萎缩的直接原因。

  研究表明,相对于普通毛囊,脱发区毛囊内的「雄激素受体」基因或 「II 型 5α 还原酶」基因表达较高,导致雄激素对易感毛囊的杀伤力变强。

  易感毛囊的真皮成分细胞内含有特定的 「II 型 5α 还原酶」,可以将「雄激素睾酮」转化为「二氢睾酮」。

  然后与细胞内的「雄激素受体」结合,引起一系列反应,使毛囊出现进展性的微型化、脱发直至秃发[1]。

  雄脱背后的推手:

  祖传的、睡太少、吃太油、想太多

  雄脱是一种多基因隐性遗传疾病,目前已经发现了很多易感基因,但尚未明确发病基因[1]。

  雄脱有遗传倾向,患者下一代的患病概率比普通人高,但也不是百分百。流行病学调查显示,雄脱患者中有家族遗传史的占 53.3%~63.9%,父系明显高于母系[1]。

  睡眠不足(长期)

  防脱千万条改善生活习惯第一条

  没想到可能导致雄脱的因素有这~~么多,看完让人焦虑地又掉了几根头发。

  好消息是,除了遗传以外,其他因素导致的脱发,是可以通过改善生活习惯来缓解的。

  第一,要保证充足的睡眠(7~8 小时),避免熬夜。

  第二,工作学习之余,要适当放松及娱乐,劳逸结合,保持心情舒畅。

  第三,饮食要均衡,保持低糖低脂。「拜拜甜甜圈,珍珠奶茶方便面,火锅米线大盘鸡……」

  但不能过度节食,要保证足够的蛋白质摄入,素食主义者应适当补充坚果及豆类。还要避免摄入过量的维生素 A。

  第四,戒烟。

  如果不幸是遗传来的雄脱,或者一定要「蹦最野的迪,喝最烈的酒」,还可以在医生的指导下,通过药物或物理治疗来挽留头发。

  治疗雄脱:

  宜坚持到底,忌半途而废

  男性可以口服非那雄胺,管教「坏孩子」II 型 5α 还原酶活性,抑制其活性,让萎缩的毛囊恢复生长。疗效确切,耐受性好,但偶尔有患者会出现性欲减退等现象。

  女性可以口服雄激素受体拮抗剂药物,减少雄激素分泌,但有一些禁忌症或不良反应,一定要遵医嘱使用。

  此外,男女都可以在头皮涂抹米诺地尔,来扩展头皮血管,改善局部微循环,促进毛发生长。

  米诺地尔平均起效时间 3 个月,需持续使用半年至 1 年以上。心急长不出好头发,坚持才能胜利,不能半途而废。

  除了药物治疗以外,低能量激光疗法 ( lowlevel laser therapy, LLLT) 也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。

  研究表明,LLLT 具有减轻局部炎症、改善局部血液循环、促进细胞有丝分裂等生物学效应,曾被 NASA 用于伤口治疗,以加速创面愈合[5]。多数专家认为 LLLT 是安全的。

  上世纪 60 年代,匈牙利医生 Mester 在动物实验过程中首次发现低能量激光能诱导毛发再生[6]。

  2007 年起,美国 FDA 先后将波长 655 nm、 678 nm 和 650 nm 波长的 LLLT 设备用于治疗 AGA。这可能与 LLLT 改善毛囊局部血液及淋巴循环、减轻炎症及刺激毛囊细胞有丝分裂有关。

  国外学者对 LLLT 治疗脱发的研究成果进行了回顾分析,发现:经过 LLLT 临床治疗后,男性和女性脱发患者在头发数量及头发密度上均有显著改善,且不良反应少[7]。

  总体而言,LLLT 治疗 AGA 的疗效确切,安全性高,可作为 AGA 治疗的重要辅助手段。

  本文经由 上海市皮肤病医院皮肤科副主任医师 袁超 审核

  参考文献

  [1] 中国医师防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毛发整形美容专业委员会.中国人雄激素性脱发诊疗指南[J]. 中国美容整形外科杂志. 2019,30(1).

  [2] 中华医学会皮肤性病学分会毛发学组. 中国雄激素性秃发诊疗指南[J]. 临床皮肤科杂志, 2014, 43(3): 182‐186.

  [3] Kanti V, Messenger A, Dobos G ,et al. Evidence‐based (S3) guideline for the treatment of androgenetic alopecia in women and in men ‐ short version [J] J Eur Acad Dermatol Venereol , 2018 ,32(1) :11‐22.

  [4] NYHOLT D R, GILLESPIE N A, HEATH A C, et al. Genetic basis of male pattern baldness[J]. J Invest Dermatol, 2003, 121(6):1561-1564.

  [5] GHANAAT M. Types of hair loss and treatment options, includ-ing the novel lowlevel light therapy and its proposed mechanism [J]. South Med J,2010, 103 ( 9) : 917-921.

  [6] MESTER E, SZENDE B, G?rtner P. The effect of laser beams on the growth of hair in mice [J]. Radiobiol Radiother, 1968,9 (5) : 621-626.

  [7] LADAN AFIFI, MARANDA E L, MINA ZAREI, et al. Lowlevel laser therapy as a treatment for androgenetic alopecia [J]. Lasers Surg Med, 2016,49 (1):27-39.